从海洋牧场到海岸带生态农牧场的跨越

2020-01-17 投稿人 : www.haghyc.com 围观 : 1064 次

河口三角洲、淤泥质滩涂等地区将是沿海生态农场建设的首选。这张照片是黄河三角洲的遥感图像。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海洋牧场建设,批准建立42个国家海洋牧场示范区,实现了区域渔业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和渔业综合发展,促进了海洋渔业产业升级。

日前,农业部发布了《全国海洋牧场建设规划(2016-2025)》征求意见稿,分析了现阶段我国海洋牧场建设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它明确表示,“到2025年,中国沿海将建成120个国家海洋牧场示范区,总面积224平方公里”。同时,发布全国海洋牧场示范区规划建设分布图。

"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海洋牧场已经初具规模."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和烟台海岸带研究所副所长杨鸿生说。

在适当的时候建设海洋牧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海洋牧场是以海洋生态学原理为基础的人工渔场,利用现代工程技术在某些海域建立健康的生态系统,科学地保护和管理生物资源。海洋牧场是应对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的手段之一。它能有效控制海域氮磷含量,防止赤潮等生态灾害的发生。能有效调节和修复水质和底质。目前,中国经济增长已进入新常态,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要求海洋渔业向绿色、低碳、安全、优质的方向发展。海洋牧场是发展方向之一。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重点建设海洋牧场,明确要求“发展现代海洋牧场”、“加强海洋牧场科技研发”。

早在2015年10月,副总理汪洋就参观了山东莱州的海洋牧场。他密切关注中国近海渔业的承载能力、渔业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等民生问题,明确提出应从战略层面对中国近海生态系统的承载能力进行评估:中国近海能够发展水产养殖吗,发展多少、在哪里、如何发展?

根据要求,中国科学院立即组织研究所相关海洋科学研究单位,由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亚平院士、原国家基金委主任、青岛海洋国家实验室主任陈余一院士牵头,与农业部、海洋局、青岛海洋科学技术国家实验室等相关部门和单位联合,在辽宁、山东、浙江、江苏、福建、海南等地进行实地研究。专家组花了一年时间完成了《中国近海生物生产力评估及其可持续利用我国海洋渔业的困境与出路》咨询报告。

报告指出,中国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海洋科技的支持。通过对中国近海生态环境的长期监测和研究,创新近海生态系统和鱼类资源评价模型,综合评价近海生态系统的承载能力和渔业资源潜力,准确估计中国近海渔业年产量和变化趋势,支持中国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海洋农业迫切需要向工程化、机械化、智能化和信息化的第三次飞跃。通过实施近海生境恢复、资源保护、海洋生态牧场建设,注重环境与生态的和谐,为海洋农业创造新的格局。”杨鸿生说道。

回顾海洋牧场建设的过程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中国开始进行对虾增殖和放流,而大规模增殖和放流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2006年国务院发布《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后,全国沿海各省市纷纷采取行动

同时,据统计,通过海上牧场与海上观光旅游和休闲海上垂钓相结合,每年可接纳1600多万游客。在我国许多沿海地区,海洋牧场已成为海洋经济的新增长点,是一、二、三产业融合创造“六大产业”的重要支撑,也是沿海地区海洋生物资源增殖、恢复海域生态环境、渔业转型升级发展的重要起点。

目前,海洋牧场建设急需优化。

但是,我国海洋牧场建设中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我国仍然没有统一的海洋牧场建设标准。环境承载力评价模型的缺乏严重滞后了对草场建设规划和布局的支持。相当大一部分建设仍然是针对具有高经济价值的海鲜的扩散,相对较少考虑生态恢复。管理信息化水平有待提高,关键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应用难以保证海洋牧场的安全生产。

杨鸿生指出,在我国海洋牧场的建设实践中,海洋牧场的含义过于宽泛。“放入人工鱼礁、增殖和释放,甚至网箱养殖,往往简单地等同于建设海洋牧场。近海养殖和海洋牧场建设概念混淆,导致我国海洋牧场普遍开花。”目前,整个行业的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在缺乏科学设计和布局的情况下,人工鱼礁主要由岩石礁、小组件鱼礁和旧渔船组成。鱼类的扩散和释放也缺乏充分的监测和评估。现代海洋牧场建设与评价技术难以有效推广应用。

《全国海洋牧场建设规划(2016-2025)》(征求意见稿)指出,虽然中国在海洋牧场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与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

由于不同地区对海洋牧场的重点和财政支持差异很大,目前我国海洋牧场的发展不平衡。缺乏统筹规划和科学布局,加上资金投入总体不足,导致难以充分、持续发挥海洋牧场的综合效益,严重影响海洋牧场的实际效果。

此外,随着海洋开发、工业用海、填海造地、航道码头等的不断增加。占据了海洋牧场的发展空间,海洋牧场的建设往往需要为各种开发项目让路。建设和管理体制不完善,科技支撑滞后于发展需要。这些因素也影响着海洋牧场的综合效益。

经济重于生态的理念仍然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海洋牧场建设中,除了一些涉及到海草床和海藻农场的恢复。盲目追求产量和经济效益,忽视海洋牧场在提供生态走廊、保护野生种群、调节流场和物质运输等方面的生态功能。

对此,杨鸿生提醒说,在海洋牧场建设过程中追求大量单一物种很难实现可持续发展。一方面,它导致高产但不丰收,更重要的是,它对生态系统的稳定性有不利影响。

因此,在今后的海洋牧场建设实践中,必须重视“生态优先”的概念。此外,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如果增殖群体和野生群体之间存在生殖交流,野生群体的遗传结构和多样性可能会受到增殖群体的负面影响。

在杨鸿生的概念中,海洋牧场根据建设水平可分为三种类型:初级、中级和高级。

初级海洋牧场主要生产海产品,增殖物种2-3种,营养级结构1-2级。幼虫需要在一个收获周期内补充。

医学

杨鸿生指出,陆海应共同努力,推动新型沿海生态农场的研发和产业化。通过盐碱地生态农场、滩涂生态农场和浅海生态农场的“三通”建设,实现了从“海洋农场”到“沿海生态农场”的新跨越。

杨鸿生解释说,“滨海生态农场”是以生态学原理为基础,运用现代工程技术,在陆地和海洋上整体建设盐碱地生态农场、滩涂生态农场和浅海生态农场,以构建健康的滨海生态系统,形成三联系、三生产的滨海保护和利用新模式。

海岸带作为人类经济社会活动高度集中的区域和海陆物质能量相互作用的区域,已经成为现代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地带和脆弱的生态环境区。海岸带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地带,其陆海生态连通性受到严重破坏。超过50%的沿海湿地已经消失。典型的沿海栖息地正在或已经遭到严重破坏。海岸带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健康面临巨大压力。生态服务功能不断下降,严重影响了沿海地区传统农牧业的发展。

目前,相对独立的盐碱地农业和渔业发展模式已不能满足现代农业的发展要求。迫切需要找出海陆连通性的影响机制和控制途径,采用新的设施和新的工程技术,建立基于生态系统管理理念的沿海生态农场模式,因地制宜开发盐碱地生态农场、滩涂生态农场和浅海生态农场新设施、研发和综合应用新技术,研发现代沿海生态农场环境保护和预警平台, 建设海陆相连的现代滨海生态农场,构建海岸带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新模式。

盐碱地生态农场将为滩涂生态农场提供优质饲料等物资,滩涂生态农场将为浅海生态农场提供健康种苗等支持,浅海生态农场将为盐碱地生态农场和滩涂生态农场提供功能肥料等支持。通过这三个领域的联系,实现生态系统的保护和生态服务价值的充分表达,构建生态农牧业、深加工产业和生态旅游相结合的新型高效生态经济模式。

杨鸿生指出,沿海生态农场的建设必须强调“与自然共建”,突出海陆联动,实现地方区域发展,在保护整体环境的基础上实现全面可持续发展,进一步体现沿海生态农场的科学价值、生态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

对此,杨鸿生提出了一系列对策和建议。首先,构建海岸带保护利用理论和工程技术体系。第二,完善沿海生态农场建设标准和标准体系。第三,形成完整产业链的沿海生态农牧产业体系。第四,创新沿海生态农场管理体制。他强调,沿海生态农场建设的理念是及时的,将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建设模式的创新和应用必将引领和支撑沿海生态农场的健康发展。

《中国科学报》 (2017-08-23第六版科研)

责任编辑:梁炳清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