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河:轻盈起来,让灵气抵达天尽头

2020-02-20 投稿人 : www.haghyc.com 围观 : 1672 次

何小荷:轻灵让灵气走到尽头

文/鲁世伟

我们现在都老了,当我们遇到业内的年轻朋友时,总会被问到一些老套的问题。例如,最近有一些准备进入这个行业的新朋友问:“在音乐行业拥有长期立足点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总是说:依靠天赋和灵气更好,尤其是在这个更加追求个性、人性化设计和创造力的时代。

与大多数其他行业不同,演艺行业始终有一个相对清晰明确的行业物理标准和具体的物化检验参数。它更像是一个使用主观感知经验作为结果和效果判断标准的行业。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学习参考,然后机械的重复可以使实践变得完美,也不能得到同等的回报,只要你愿意付出努力。关键在于一句老话:这个行业依赖天堂来奖励食物。

事实上,通常有两碗是上帝赐予的。一碗是后天获得的机会。这当然是可以满足但无法找到的。另一个碗比机会更难找到。当你出生时,它往往注定会在那里或不在那里。这是天生的精神。

灵气,对大多数艺术家来说,真的只能依靠与生俱来的宿命。

一个有光环的艺术家,无论他身处多么昏暗的角落,都无法停止他的闪光,并为那些在乎的人捕捉到它。例如,在1993年的电影《《霸王别姬》》中,出场不超过5分钟的姜跪下时,只看了一眼,就让所有人都欣赏到了她那令人窒息的气场。

例如,在2013年,有一个音乐才艺表演《我的中国星》,现在没有人会自愿去想它。从前有一个女孩自己演奏和演唱了一首陈奕迅《爱是怀疑》。听过这首歌的人可能会怀疑:这还是陈奕迅的《爱是怀疑》吗?

这个女孩的名字叫何小荷。

多年后,当我再次听到《爱是怀疑》这首歌时,我还是忍不住想起了何小荷的翻唱版本。她的声音和语调就像一个夜魔无缘无故地落在你眼前,却完全无视你的存在。我把所有的呼吸都放进嘴里,从我的嘴唇之间磨出来。我有点自恋地唱歌。也许你说不出像这样唱歌有多好,但你就是觉得特别,尤其是能引诱出我内心的一些小火花。这种能力,我们通常用一个词来形容,叫做“灵气”。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并记得何小荷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这首歌的样子。毕竟,在这一年无声无息的结束后,这个项目几乎从未被提及,也没有成为她职业生涯的机会。直到2017年,我偶然听到了一首歌《夜里》,一腔的气息包含在嘴里,音色带有一点点神经纹理,旋律和音调突然起伏。出乎意料的是,我想起了那年听到的版本《爱是怀疑》。当我再次打开MV时,确实是那个看起来有点像文艺女神万芳的女人,何小荷。

此时,我会明白灵气确实是一种逻辑思维方式,一个人已经在他的头脑中成长了,它也是一种习惯性的魅力和状态,会无意识地和有意识地在他的身体中显现。这种思维和模式,这种魅力和状态自然地与一个人融为一体。它可以自然地将你从一大群人中区分出来,让你立刻脱颖而出,但它不是一种可以通过各种包装设计创造出来的有价值的品质。

我才知道何小荷并没有离开音乐,她走的路越来越复杂。相关资料显示,何小荷在名字前加了多丽丝,那年年底毕业于北卡罗来纳大学,获得作曲硕士学位,《夜里》是她今年发表的一篇个人作品。在《夜里》之前,何小荷还与中国着名的自由探戈管弦乐团合作,为他的创作出版了室内乐《花痴的探戈》。何小荷的音乐总是有一种空间感,她也是一个善于突破各种空间的艺术创作者。在美国攻读硕士学位期间,她试图与现代舞蹈家隋彭颖合作创作现代舞《Where Pathway Meet》。与此同时,她被邀请参加意大利在欧洲的Highscore音乐节,并进入克罗地亚的乐观音乐节舞台表演为她创作的《Lotus in the Sky》。作为一名作曲家,她其实更擅长作曲,打破乐器之间的空间限制是她非常热衷的事情,尤其是在流行音乐的基础上,努力为中国民族乐器寻找更多的空间来渗透和融合几个主要项目。这也是何小荷作品的一个明显的风格特征,尤其是他所创造的空间交错的层次感和厚重的时空沉淀感,成为她音乐光环的又一证明。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占梦仪式》》以如此高的敏感度发行,这也给了她赢得2018年虾音乐原创音乐家支持项目光搜索项目第二季的机会。

灵气是艺术家的首次表演。然而,如何在接下来的节目中表现出辉煌的外观仍然需要更多的学习和实践,学习和提炼,这样灵气就成为一种自我智慧和智慧,而不仅仅是一个快速获得关注的精神层面。

何小荷应该知道这个。这个判断来自她最近出版的新书《天尽头》。

我不得不说,虽然小和的歌唱敏感度是不言而喻的,但她在早期表现出的这些敏感度有点太重太丰满了。经过两年的学习和行业实践,她应该已经更好地理解了将无数事物简化为四两千磅的原则。“如果你缺水,你只能喝一瓢”。克制可以给灵气更多的上升空间,而不是盛开。

《天尽头》正是这种极度克制和极简主义的作品。

当然,简单和构图的简单是不一样的。事实上,《天尽头》采用了弦乐钢琴的大音阶排列,甚至将传统弦乐的声部数量从3-4发展到8-9,以匹配作品需要表达的内部张力的丰满度。小和说,制作人达蒙选择了指板上相对粗糙的弦乐音调,用这种音调和大而长的音调构成了整部作品的主体框架。相反,作品的整体情绪呈现出一种平静而简洁的状态,音质被用来唤醒情感上那些细微的突起。在人声的歌唱部分,小河以一种放松而平静的方式进行,用更柔和的音调和弱化的处理。兰花般的吐气方式空灵而冰冷,是一种平静而注视的状态,没有任何压迫感。这种克制无意识地给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这就导致了上游的仰视和沉思,并有着自己崇高的空间意境。

《天尽头》的主题思想实际上是基于“三千弱水”的禅宗动机。

湖光山色,只选择天空尽头的点作为笔,这不仅是留白的创作方法,更是希望人们关注“一切美好的事物都结束了”、“末日方舟满了,末日繁荣不再, 许多小的或大的事物的存在被埋葬了,从而反思为什么这样一个环保主题会走到尽头。 对于这样一个宏大而沉重的主题,何小荷只拿了一瓢水,用散文诗来处理语言和画面,轻松而又空灵。就像说再见一样,这是一声轻轻的叹息。一切都会有自己的时间。终点之后是什么?我不想打破它,但是随着那声叹息,剩下的海将成为一种痛苦,飘进你的心,从现在开始,将伴随你到外太空。

忘记哪个着名艺术家曾在节目中说过,表演艺术最简单、最先进的方式就是展现轻盈的姿态。一旦亮了,区域

在她的微博上,我还听到了她与梁晓雪、何健合作演唱的易烊千玺《天尽头》。它也是一部轻而轻的作品,但它有自己的轻而生动的效果。一旦表演者变得轻盈,他或她和观众就放松了,但他们之间的交流最容易达到相互共鸣的深度,这样形成的感觉也是最自然、最深刻的。

对于每个想脱颖而出的艺术家来说,这可能是最好的灵丹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