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红利消失后,未来中国要投资撬动工业自动化和产业升级的那个“支点”

2020-01-10 投稿人 : www.haghyc.com 围观 : 1368 次

2011年,乔布斯与奥巴马进行了一次著名的对话。奥巴马问道:“美国如何制造苹果手机?”乔布斯简单地回答:“那些工作不会回来了。”尽管苹果的一些生产线后来搬回了美国,但总份额很小,似乎更具象征意义,而非实际意义。乔布斯的态度很有趣,我们不禁会想:苹果为什么不把工厂从中国迁回美国?仅仅是因为中国劳动力便宜吗?

我不认为仅仅是因为劳动力便宜,我们经常忽视中国拥有苹果手机生产所需的完整产业链这一事实。在这个生产链中,中国完成了从生产到加工到一些核心部件(包括屏幕和手机外壳)的一系列配套加工和生产。对苹果来说,它可以将一些特定的主要工厂迁回美国,但很难将整个产业链迁回美国。

具体来说,苹果最大的手机屏幕制造商是中国一家名为蓝调科技的公司。这是一家非常鼓舞人心的公司,去年在a股上市。兰斯科技主要从事手机屏幕的加工和生产。苹果选择它是因为它能做到世界上最好,不仅用最好的技术,而且用最高的效率。他们不仅使用世界顶尖的仪器和设备,还雇佣了许多伯克利的硕士和博士。

此外,中国有大量的工程师,这是苹果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富士康为例。我们知道富士康为苹果工作,但我们经常忽略一些细节。对于富士康的每一家工厂,苹果都会派出大量工程师进入。苹果在中国的工厂里有数万名高素质的中国工程师。虽然生产高度自动化,但这些工程师致力于每个环节的质量控制和过程改进。

对于苹果公司来说,恐怕很难在美国找到像中国这样大量的高素质工程师,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美国教育的特点。美国的大学教育以精英教育为导向,主要培养高科技、法律、商业等领域的核心人才。因此,奥巴马后来制定了一项新计划,以加强美国的社区学院。

总体而言,尽管中国制造业水平偏低,但就3C工业(计算机、通信、消费电子)而言,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供应链分布在中国。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认为有很大的机遇,即工业自动化和产业升级。

为什么行业应该升级?

为什么我们要关注工业自动化和工业升级?我认为有两个重要原因。

首先,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去年,波士顿咨询集团发布了一份名为《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的报告。报告指出,中国的制造成本已经相当接近美国。在世界出口量排名前25的经济体中,如果美国是100,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也就是说,同一产品在美国的制造成本是1美元,所以在中国需要0.96美元。双方的差距已经大大缩小了。

此外,由于中国过去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我们的劳动力供应实际上在几年前达到了顶峰。虽然全国人大去年开始立法鼓励生育,但我个人认为这项政策的实际效果可能不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在这个阶段,抚养孩子的成本对普通中产阶级来说太高了。大多数中产阶级不太喜欢分娩,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此外,新生人口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成长为合格的劳动力。

春节后,中国许多企业将面临劳动力短缺。事实上,劳动力短缺在几年前就开始发酵了。随着成本增加,利润变薄,汇率波动增加了额外的风险。回顾过去几年,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都有大量制造企业倒闭。

总而言之,目前的形势极其严峻。如果我们继续所谓的人口密集型加工模式,我们的企业将完全失去核心竞争力。去年,吴晓波表示,如果中国的工业制造企业不升级,50%的企业将关闭升级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工业自动化和产业升级的核心动力来自企业提高生产效率的迫切需求。此外,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招聘困难和年轻劳动力供应不足,灵活的加工和生产日益成为企业的刚性需求。

例如,对于一些明显受季节性因素影响的企业来说,由于销量下降,冬季过后产能也需要相应调整。然而,对于现在的大多数制造商来说,已经招聘了数百名工人,并为培训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在冬天,工人应该被闲置还是被解雇?即使有一两条生产线停工,工人的基本工资也要付,五险一金也要付。企业的成本很高。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企业能变成机器人生产线,生产活动就能根据实际情况更加灵活地进行。换句话说,企业对柔性生产和加工的需求决定了中国许多企业应该使用自动化设备和工业机器人来取代原有的生产线。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这是提高效率的可选途径。

以工业机器人为例

深圳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公司叫大江,主要从事无人飞行器的制造和研究。两年前,我们成立了一家名为李群自动化的老大哥公司。李群自动化与大江有着深厚的联系。他们的创始人是同一个老师,都是李泽湘教授的学生。

李泽湘教授是香港科技大学自动化系的主任。他先后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和伯克利大学学习。他是机器人和自动化领域的世界级科学家。他有一种强烈的工业为国家服务的感觉。回到HKUST后,他经常鼓励他的学生:“如果你不能把你学到的东西应用到中国真实的工业和生产场景中,那只是一句空话。我不能通过这里的考试。”他非常积极地鼓励他的学生将他们的技术应用到实际生产中,并鼓励他们自己创业。

大江无人机的创始人王涛是李教授教的硕士研究生。如今大江的估值高达数百亿美元,拥有自己真正的核心技术。最近他们的产品幻影4已经发布,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在无人机领域,新疆已经占据了世界绝对市场份额,占世界市场份额的85%以上。他们的技术优势甚至比类似的美国企业领先一年半。这是一家真正依靠核心技术取胜的企业。有技术壁垒,产品技术附加值高。

我们的李群自动化也是一家以技术为导向的核心公司。创始人石金波是李泽湘教授的博士生,被认为是王涛的妹妹。几年前,他们开始成为中国的工业机器人,专注于机器人的身体设备。

2013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但90-95%的机器人是从国外进口的。主要供应商是一些著名的机器人巨头,包括:日本安川、法努克、瑞士ABB和德国库卡。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在过去30年的中国改革开放中,我们已经做出了一个基本的判断,无论是在汽车行业还是3C行业,也就是说,至少从中低端来看,都会有本地高科技企业不断崛起,并且他们会制造我们自己的本地机器人来取代进口市场。

目前,中国有机器人概念的上市公司市值通常为4500元人民币,但据我们所知,其中许多公司并没有真正的核心技术,而是进行系统集成。简而言之,他们从美国、日本和德国购买了机器人,只在应用层面进行了二次开发。然而,我们喜欢真正致力于开发核心技术和建立核心竞争力的公司。

两年前,我们在红杉中国投资了李群自动化,当时它只有一些试用用户。到去年,他们有了巨大的突破,在中国的销售额大约翻了6-7倍,他们已经进入了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客户群。例如,兰斯科技是苹果最大的手机屏幕制造商,李群的自动化机器人可以应用到兰斯科技的生产线上。这家企业赢了

虽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但中国在高端数控机床的生产上几乎是空白。四轴和六轴都严重依赖进口的德国和日本设备。

然而,德国和日本等技术强国对我国的技术控制非常严格。以六轴数控机床为例,它们对自身技术的保护已经达到了非常极端的水平。他们将在卖给我们的机床上安装一个垂直重力传感器。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允许就移动这个设备,整个机床将停止工作。

西方科技强国的目的非常明确。这不仅能防止中国可能的技术剽窃,还能防止中国在军事工业中使用数控机床。理论上,高端数控机床可以应用于航空母舰或战斗机螺旋桨和发动机驱动旋翼的生产。西方对中国的技术封锁非常严格,今天我们很难生产出具有欧美技术标准的高端数控机床。

两年前我们在常州投资成立了一家专业生产高端数控机床的企业,名为常州德淑。他们从数控机床的核心部件开始,默默工作。今天,他们已经能够在试验的基础上生产四轴和六轴工业数控机床,从而大大提高了我们许多生产和加工设备的效率和技术。

另一个出路:消费升级

在过去的两年里,O2O创业公司每天都收到融资,O2O创业项目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互联网金融领域也存在很多问题。电子租赁宝藏已经被丢弃,但是像这样的雷区将继续被触摸,使得不可能阻止它们。

虽然我来自互联网背景,长期专注于消费品,但我对2C(面向消费者的)应用一直很谨慎。当我们检查所有项目时,我们总是遵循一个核心原则:我们必须检查核心业务本质,要么您可以提高原始行业的效率,要么您可以为用户提供他们以前没有体验过的价值。

在消费领域,我们对消费升级的总体趋势持乐观态度。我们相信,80年代末和90年代的这群消费者是未来中国真正的主流消费者。从某种意义上说,90后是中国第一批心智成熟、更接近西方消费理念的消费者。他们关心真实的质量和服务,重视品牌价值,重视自己高质量的消费体验。然而,无论是在产品还是服务方面,大多数中国企业家和制造商都没有真正做好迎接90后的准备。

我们在深圳遇到了很多传统的制造业企业家。他们的格言之一是“我的下一代产品可以变得更便宜”。他们没有意识到,90后作为未来消费的主要力量,已经从价值购买者转变为质量购买者。90后想要的是更好的质量、更好的服务、更好的体验和更高的产品附加值。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机遇。

小米早期的品牌之路可以写进教科书,而华为这样的巨头正在觉醒,这是消费升级的新思路。小米成功之前,华为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安卓手机制造商,但华为并不专注于自己的品牌,主要从事原始设备制造商(OEM)。

另一方面,雷军充分利用长三角和珠三角最完整的产业链,努力提高产品质量。与此同时,他迅速打造了一个年轻人可以接受价格认同的小米品牌。此时,华为就像一头被唤醒的狮子。凭借深厚的技术积累,在海外中高端手机领域,尤其是欧洲市场,迅速确立了市场地位。它在短短的2-3年内取得了惊人的成功。

你为什么投资两轮电动车?

在消费升级领域,我们也做了很多布局和尝试。目前,有很好的小牛电动车。就规模而言,电动汽车在中国拥有2亿的股票市场。在许多一线城市、二线和三线城市,有2亿人在骑电动车。

许多人认为街上的两轮电动车非常低档(低端),丑陋不堪,这似乎代表着低端的印象。但是当我们进入这个领域时,我们发现机会经常潜伏在许多现存的问题中。大多数现有的电动汽车仍然使用传统的铅酸蓄电池,这种蓄电池又重又重,并且电池损耗很大。电池必须在一两年内更换。当然,设计也很难看。真的是因为中国用户不需要高质量的电动车吗?我们不这么认为。

当我们进入这个领域时,我们大胆地采用了特斯拉使用的锂电池。锂电池已广泛用于手机、笔记本电脑和特斯拉汽车。实践证明,该电池充放电效率高,稳定性和安全性也得到保证。但最重要的是,它非常轻。传统的电动汽车电池重30-50公斤,年轻人很难举起来。但是我们的电池只有10公斤,小女孩可以很容易地把它带回家充电。在工业设计方面,我们聘请了最好的工业设计师来美化电动车的外观。此外,就功率而言,我们选择了最好的博世电机。当然,价格不便宜。低端4000辆,高端5000辆,但中国主流电动汽车通常只卖2到3000元。

当我们在JD.com开始众筹时,许多人质疑我们能否取得众筹的成功。因此,在众筹的第一天,我们打破了许多JD.com的众筹记录。当时,众筹的最低担保为人民币500万元。第一分钟完成500万元的众筹,第五分钟达到1000万元。最后,我们完成了京东历史上最大的众筹项目7200万元人民币的众筹,占京东去年众筹总额的10%以上。

我们最后的统计数据非常有趣。在我们的用户中,50%拥有汽车,5%拥有超过一百万辆豪华车,甚至30%以前从未骑过电动车。可以说,小牛电气(Mavericks Electric)的成功证明了中国市场用户对高质量、优秀设计产品的渴望和需求。同时,我们的产品已经被台湾和欧洲的一些科技媒体多次积极报道。目前,大量来自欧洲和台湾的经销商积极联系小牛,并要求成为小牛的当地代理商。可以看出,中国产品可以进入主流海外市场,而不依赖低价。

去年,我们的许多媒体说,在5月1日和国庆节,中国消费者将飞往数千英里以外的日本、欧洲和各种各样的买买买。要买什么?最引人注目的是马桶座圈和电饭锅。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饭锅生产国。去年,中国生产了大约1亿个电饭煲,但实际上只有4800万个电饭煲在中国销售。一方面,低端产能严重过剩,库存严重停滞。另一方面,日本电饭煲的价格比中国高8-10倍,但这不能阻挡中国消费者的热情。

这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我们的判断:中国新兴的主流消费群体正在改变,消费观念也在改变。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中国的主流消费群体不再贪婪廉价商品,每个人都需要高质量的产品。

微型电动汽车的逻辑

李翔是汽车和家庭的创始人。史明资本是他唯一的天使投资机构。这是李翔的第三次冒险。我认为他内心深处是一个企业家。

李湘和我有一个非常相似的想法。我们都认为像特斯拉这样的电动汽车可能不适合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人口众多,交通堵塞,道路基础设施相对落后,收费设施不完善。在美国,普通中产阶级只有一栋别墅,充电设备很容易安装。然而,对大多数中国消费者来说,即使他们买得起特斯拉,他们也可能面临许多限制。普通住宅区充电设备改造困难,最多安装2-3根充电桩。虽然特斯拉刚进入中国市场时很受欢迎,但主要买家仍然是新技术的富人。此后,特斯拉的销售额开始下降。

此外,就中国未来的长途运输而言,我认为它可能会被优步和无人驾驶模式所取代。事实上,旅行时你只需要从甲到乙的关心,你不必拥有一辆车。正如我们今天乘坐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速列车一样,我只需要确认高速列车的发车时间,我不需要自己拥有高速列车。对于半径为15-20公里的短途旅行,特别是对年轻人来说,更小、更方便和电动的新交通方式可能更能满足这种旅行需求。

李翔的迷你电动车正好满足了这种出行需求。他的电动车比梅赛德斯-奔驰小,智能且停车方便。一个普通的停车位可以停4-5辆车。此外,电池可以插上或拔出,可以方便地带回家或在办公室充电,就像给Iphone充电一样。这种微型电动汽车不需要去加油站或超级充电站,就可以颠覆原有的交通工具,用几千瓦的电就能跑80公里。在这种情况下,停车问题、道路拥堵问题和污染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这不仅是中国产业升级的应用,也是中国消费升级的实践。

Outlook

我们对中国制造业一直有一个既定的印象:在全球产业分工的中低端,我们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进行原始设备制造(OEM)生产,缺乏核心技术,产品的技术附加值低,因此在全球市场上缺乏核心竞争力。长期以来,中国制造业的本质是中国加工,而不是中国研发和设计。

大多数企业可能仍处于相对悲观的阶段,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那些真正希望为中国产业升级做出贡献的企业。中国新一代的科学企业家不再停滞不前,坚持现在。从创业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像是基于全球市场的硅谷企业家。尽管存在巨大的风险和挑战,其中许多可能会失败,但我认为它们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在这个伟大时代的洪流中,当我们感觉到一个伟大变革的前兆时,我们就在铸造杠杆来移动变革和支点。这是我们的投资逻辑。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