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逐利,等不了“好故事”:韩寒旗下“ONE实验室”解散,李海鹏离职

2020-01-11 投稿人 : www.haghyc.com 围观 : 1638 次

据媒体“刺猬公社(Hedgehog Commune)报道,韩寒亭东方文化旗下的“一个一”团队,由《人物》前主编、《时尚先生》李海鹏主编领导的专题业务“一个实验室”已经解散,其所有专题记者均已离职。

钛媒体记者就此事向廷栋文化寻求证实。其内部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一说法,并表示负责专题小组的廷栋文化首席内容官李海鹏也于上月辞职。

至于李海鹏本人和“一个实验室”解散后的下一步计划,该员工表示自己并不知道,但李海鹏和他的团队更有可能成立一家新公司来开创一项新业务。

钛媒体记者今天早上还询问了李海鹏关于他辞职和团队解散的事情。截至发表时,李海鹏没有给予答复。但是在今晚6点32分,李海鹏承认了他辞职的事实和一个实验室在朋友圈的一个职位上的解散。同时,他列举并肯定了他的作者过去的工作成就,并表示“大多数人将继续从事非小说类的整体工作。”

资本等不了“好故事”:韩寒旗下“ONE实验室”解散,李海鹏离职

李海鹏在一个月前离开廷栋文化的朋友圈里发帖。

事实上,“一个实验室”的暂停从年中开始就在地平线上。作为主要内容传播阵地,其微信公众账号“一个实验室”(ONE Laboratory)自今年7月20日起停止更新。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公开号上的最后一篇文章只是宣布了一个好消息:由一个实验室专题作家杜强创作的《生死巴丹吉林》已经被确定改编成电影,并计划由国内著名电影制作人娄烦(Lou Pan)拍摄,如《光荣的愤怒》 《烈日灼心》。

资本等不了“好故事”:韩寒旗下“ONE实验室”解散,李海鹏离职

“一个实验室”微信公众账号最近一次更新是在今年7月20日。

当ONE Laboratory于今年1月5日宣布推出时,业界普遍对其“特写作者-内容-电影和电视”的闭环生产模式持乐观态度。其中最有价值的是李海鹏拥有的“专题作家梦之队”,包括写《闯入者》的王天庭、写《北京零点时》的凌薇、写《大兴安岭杀人事件》的钱阳等。

此外,在《霾困北京时》任职期间,李海鹏还以200万元的价格将作者杜强创作的《时尚先生》卖给了乐视影业,并出售了作者林珊珊创作的专题《太平洋大逃杀》的编辑权。上述两个成功案例也被视为“内容实现”的另一种途径。

因此,拥有“作者”资源、熟悉影视行业运作规则的李海鹏,在加入同样从“内容到影视”转变的韩寒团队后,在外界看来,这种组合完成了从故事到知识产权、再到票房的整个产业链的闭环。李海鹏曾告诉钛媒体记者以下公式:(知识产权原作者演员法宣)×故事。

在年初接受钛媒体记者采访时,李海鹏曾将自己定义为“故事的经理”他说:“在建立一部电影(票房)时,我们会计算出原电影的知识产权价值、原作者的吸引力、演员能带来多少票房以及被投资公司能带来多少宣传资源。然而,所有这些都是基于一个“故事”。在此之前,所有的东西都加在一起,“故事”是加在一起后的乘法系数。

然而,一个好故事的诞生需要精英部队花费大量时间来写作、检查和完成手稿。《黑帮教父最后的敌人》的作者凌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选题到采访到最终写作,一个超过字的专题需要在一个半月内完成。

钛媒体记者也参与了一个实验室的主题选择讨论。在持续近五个小时的主题选择会议上,专题小组的每个成员将逐一评论本周发表的文章。他们会谈论诸如“前后”、“甲乙线”、“锐度”和“载体”等关键词,最常提及的仍然是“故事”。可以说,这个特色团队仍然保持着精耕细作的内容操作方法。

然而,从高质量的非小说故事到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上述几个特殊的影视改编案例中,只有杜强的《大兴安岭杀人事件》被乐视影业改编成广播剧

“出售非小说类小说的版权只是第一步。只有当它成为一部电影,一个封闭的循环才能完成。”一个实验室的负责人林珊珊曾经说过。

对首都方面来说,形成这样一个封闭的循环相当于面临高成本,这也成为李海鹏辞职和解散一个实验室的诱因。《南方周末》的一位资深媒体人士在微信朋友圈对此事表示:

“一个实验室并没有赔钱,而是投资者对投入产出比的不满。在我看来,这是对文学创作行业所有企业家的一个提醒: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资本的营利性质,无论他们打包多少,效率总是资本最需要追求的。“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